智能设备/NEWS CENTER

专访ThinkPad之父内藤在正:日本是在自寻死路

发布时间:2017-12-30

  采访ThinkPad Naoto的父亲是:日本是自杀的

  [Net]日常技术荨麻正在千里Trin Trin特立尼达和多巴哥:在上个世纪,Naito先生领导大和研究所,为IBM开发了一款ThinkPad。日本的科学技术现在还在走在前面,但是内藤先生已经​​注意到日本人对自己的技术失去了尊重和热情。相比之下,外国人更加尊重日本的科技。喜欢加班的日本人在工作量和竞争力方面已经失去了工作能力,因为每个拥有电脑的人都可以随时随地工作。对此,内藤先生想说的是:善用电脑,勤奋工作,不能因为懒散而落后于其他国家。内容简介:内藤1952年出生于日本爱知县。联想集团日本分公司副董事长。他于1974年毕业于庆应义塾大学,获得仪器工程学位。毕业后,他加入IBM日本分公司,不久后前往美国总部,担任IBM个人电脑事业部的CTO。于1989年加入Thi​​nkPad R研发团队,推出了很多经典机型,深受世界各地工程师和制造商的青睐。2005年,内藤现任联想日本创始人之一的副董事长。不仅在笔记本电脑方面,还有在整个联想集团的运营中。这本书有“ThinkPad出生”。从1992年到现在,ThinkPad的历史已经有近20年的历史了,ThinkPad IBM正在滋养这个骄傲的日子,现在联想接手后不断发展壮大,ThinkPad的背后是大和研究所以及计算机制造下一代商业工具的信念,今天,他们的信念已经传递给了每个消费者,但是内藤的ThinkPad的父亲正在唤醒人们,提醒人们日本与科技行业的关系是我们将从内藤先生的采访中分析技术产品与消费者之间关系的未来。 ThinkPad诞生背后的故事在20世纪90年代中期,电脑不是在公众的脑海中,就是“只能放在桌面上,在公司回家后才能使用的桌面”。所以在笔记本电脑的需求市场。那时很多客户问:“有没有可以在教室里使用的电脑?” “我可以开发便携式产品吗?”我的公司IBM开始开发这样的产品。这样,ThinkPad开发项目就诞生了。首先开发的产品是IBM PS / 2笔记本。 92年来,我们的产品名为“ThinkPad”,正式启动。然而,虽然当时市场对“便携式电脑”的需求确实存在,但“笔记本电脑”的概念并不存在,我们需要建立它。接下来的问题是:ThinkPad的主要支持者之一是大学生群体,他们的需求是“他们想要在课堂上使用的东西”。但是在教室里可以使用的计算机究竟是什么?小时?或者“几个小时”,电池每小时使用多少?我们对此一无所知,我们必须自己去探索。包括我们在内,共有三家全球机构也提议启动笔记本开发项目。换到其他公司,想必也是从“笔记本电脑”的定义出发,一路打起来的。当时的系统是IBM的研究机构分散在世界各地,各个机构都根据市场需求主动接管了开发项目,当然,如果不采取的话,没有人会给你命名主动提出,我们有信心开发未知产品“便携式计算机”,当时我觉得我们有足够的热情和技术上的成熟,现在已经到了挑战新领域的时候了,虽然开发过程是就像走在黑暗中自己摸索自己一样,我们对第一种模式有了清晰的认识,所以我们感到很自信,内藤先生决定首先要突出笔记本电脑的独特优势。 STN液晶屏,电池续航时间长等等,内容的发展到无数。但是他们真的成功了,从而实现了今天的大和学院从“IBM制造”到HNABAR随着大和工学院R的进步,ThinkPad终于成形了,为了让所有人在“新电脑概念”方面,ThinkPad的机身颜色还专门挑选了传统电脑和白色黑色的对立面。随着“盒子”设计和彩色TFT液晶显示屏上的“Track Point”鼠标,ThinkPad终于越来越接近人们目前所看到的。不过,对于开发者来说,这种变化简直就是ThinkPad的原型变了无以计数。开始时,开发人员坚持认为,所有的部件都是在IBM自己的房子里生产的。处理器IBM,微通道架构也应该由IBM的大和研究所开发,还有绘图板,TFT显示器,硬件等,一切都坚持IBM的制造业,但问题是:坚持使用自己制造的零件根本不算什么,但是ThinkPad有多大的发展空间,怎样才能发展呢?就在这个时候,技术行业的环境在美国Variety。西海岸地区的GPU(图形处理器)的专业厂商层出不穷,虽然产品好坏,公司业务也蓬勃发展也在下滑,但毕竟这些公司都是采用大规模的,大规模的资源和人力,只专门生产GPU,即使只是一个图形芯片,也有一整个专业人员负责制造,虽然大和学院也有工程师但是我们不能配备数百人制造GPU或其他部件。所以我意识到,我们可以通过整合行业中最好的,而不是坚持“IBM”来找到另一种出路。内藤先生于1994年放下对“IBM制造”的痴迷,将其他制造商的精髓融合在一起,创造出比行业标准高得多的产品。但如果不是一家公司来领导整个开发团队,那么最终的产品只不过是堆积好的零件。然而,内藤先生成功率领团队开发了一个新产品轰动世界:ThinkPad750。 ThinkPad是一个商业工具,从开发初期就是一个“帮助您的企业成功的设备”。无论选择什么样的零件,我们的核心理念都不会动摇。只要概念清楚,品牌就一定能够保护自己。电脑和跑车是不一样的,它不闪耀,因为你洗你的头发闪耀,让你看到身心愉悦,你买它不是炫耀给别人。它是帮助客户做好工作的一种工具,在日常生活中是一种天然的事情,你甚至都不会去关注它。例如。你想使电脑网络,但从来没有罗姆。你左思右想,检查一下,用尽各种方法,花了20分钟终于连上了网。但是这意味着你浪费了20分钟的电量。所以我们不得不担心每一个细节,我们不能让用户给产品添加任何麻烦,甚至连键盘设计都要保证用户长时间感到舒适,不会感到疲倦。我们认为,如果ThinkPad能够追求“无压力”用户的便利,我们一定会通过我们的理念赢得客户的信任。内藤先生和大和研究所第一手开发的ThinkPad迅速成为市场的主流,掀起了笔记本电脑的热潮。日本的技术终于成为世界闻名,“ThinkPad之父”的内藤先生应该为任何人而自豪。但是,现在心中还有恐惧:日本的技术和未来的生产力会怎么样呢?竞争态势的逆转我在美国工作的时候,我还没有下班,晚上,一位美国同事对我说:“你我不公平”,原因很简单:在美国,吃晚饭是一种“义务”,作为家长,晚上吃晚饭是不应该的,所以五点半在公司里完全冷清了,但是下班回家后不可能继续工作,为了保持竞争力和生产力,他们不得不坐在办公室里作为一个日本人,我们没有那种家庭文化,所以后来我们没有下班,但他们认为我是一个“犯规者”,可以延迟默认的工作时间,确保加班并通过加班工作来提高生产力,当时美国并不支持日本的经济发展。他们对加班的信念非常不满日本人夸大了市场上的竞争气氛。因为日本人越勤劳,对他们越不利。但是,如果我们能够开发下班后继续工作的工具,两者的竞争力将是平等的。事实证明,在笔记本电脑普及之后,即使按时上班的美国人也可以在任何地方继续工作,与日本人做同样的工作。这也让我觉得美日之间的竞争态势正在扭转。日本经过不懈的努力终于成为经济大国。但是,内藤先生担心日本政府向老百姓无意中受到“日本人是工作狂”和日本自身是否在削弱自身竞争力的批评。要传达的信息我不知道什么时候,国家和商业假期正在增加。人们渐渐开始认为“躁动是美德”并不是一件坏事。但是显然外国人的工作和我们的工作量是一样的,我们因为“日本人是工作狂”这种毫无根据的指责而减少了工作时间,导致竞争力下降。当然,我不是指每个人。有很多人使用移动设备,不要忘记在度假时保持工作量。但是,如果我们要确保日本的竞争力总是胜过其他国家,我们必须忽视外界的批评,保证工作量不会减少,希望ThinkPad能够帮助日本的工作方式,有些人可能会嘲笑它,并认为“菅直人并不是要推销产品”,如果是这样,我会感到非常抱歉;因为随着ThinkPad的进化和改进,人们逐渐无视我们本来打算传达的想法,在我看来,日本人主动降低自己的生产力是令人遗憾的,也许如果没有ThinkPad的话,我就不会有这样的危机感,但只是因为我会成为ThinkPad的亲生父母,我会如此担忧日本的“技术和竞争力下降,我想告诉人们的是:“日本没有太多的优势,如果我们不努力,我们就会被世界留下”,但是我们不能总是把它传递下去。真的两难啊。现在中国的经济发展已经引起了全世界的关注。韩国等以家电为首的亚洲国家也获得强劲增长。但是,日本的各项经济指标几乎处于平台阶段,现在亚洲的风范已经不复存在了,但是日本的潜力还是很低呢?内藤先生说:“没事。日本的潜力唤醒日本的技术从业人员有一个“工艺”。他们对技术本身是诚恳和诚实的,ThinkPad开发的工程师也是如此。我不夸耀,但我们不是因为金钱来衡量自己的工作,而是更关注工作中的使命感和成就感。我们的老百姓,都是这样的。在我看来,正是这样一种精神,才能成为振兴日本生产力的核心,日本人对科技的敬重并没有丧失传统的工匠手艺的态度,这种趋势恰恰是技术和生产力的复兴但从2000年左右开始,日本消费者逐渐开始重视价格而不是质量问题,无论先进的技术和先进的产品,花钱少的国王,人们甚至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制造商赔了钱,我很困惑,为什么我们作为日本人,用我们自己的手掐死我们的价值观呢,我还是害怕这样的趋势,现在反而外国人更尊重日本的科技愿意付出他们应得的代价,我想日本人想要做的是纠正他们对科技的态度,为国家的科学技术感到自豪,主动参与工作。现在,用笔记本电脑,人们无论何时何地都可以工作。日本人在工作量和竞争力方面不占优势。如果他们不努力,他们会落后于其他国家。商界人士应该记住这一点。

澳门永利手机版

2017-12-30

更多内容,敬请关注:

澳门永利手机版官网:/

澳门永利手机版新浪官方微博:@澳门永利手机版

澳门永利手机版发布微信号: